凝固的時間——德國新媒體藝術展圓滿開幕

2017-09-17

返回
2017年9月17日上午11點,“德國8——德國藝術在中國”項目中的《凝固的時間——德國新媒體藝術》在北京今日美術館2號館2層圓滿開幕。“德國8”總策展人、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迪安教授、“德國8”總策展人、德國波恩藝術與文化基金會主席瓦爾特·斯邁林(Walter Smerling)教授、“德國8”副總策展人、今日美術館館長高鵬、德國藝術家代表朱利安·羅斯菲德(Julian Rosefeldt)等嘉賓出席了開幕式。展覽將持續到2017年11月12日。
 





本次展覽中的藝術作品描繪了德國媒體藝術的基本發展軌跡,突出重要階段和代表性藝術家。展覽以“凝固的時間”為主題,通過展示哈倫·法羅基(Harun Farocki)、朱利安·羅斯菲德(Julian Rosefeldt))、黑特·史德耶爾(Hito Steyerl)、克萊門斯·馮·魏德邁(Clemens von Wedemeyer)、馬塞爾·奧登巴赫(Marcel Odenbach)、尤爾根·克勞克(Jürgen Klauker)、朱利葉斯·波普(Julius Popp)這7位德國最著名、最活躍的新媒體藝術家的經典作品,突出新媒體藝術的特征,消解大眾與藝術的隔膜,突破原有的媒介,將單一的藝術通過不同的展示方式呈現在大眾的視野里,作為承載觀念的載體,讓人們感受到作品以外的體量和學術價值。

?“德國8”總策展人、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迪安教授

?“德國8”總策展人、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迪安教授

?“德國8”總策展人、德國波恩藝術與文化基金會主席

瓦爾特·斯邁林(Walter Smerling)教授



?“德國8”副總策展人、今日美術館館長 高鵬


?德國藝術家代表 朱利安·羅斯菲德(Julian Rosefeldt) 

尤爾根?克勞克2003年的作品《我行我立》,由7個等離子交互式屏幕組成。一方面,藝術家通過對身體的強調不斷質疑性別身份,挑戰社會一般認知,作品可以看作對藝術家的一出即興話劇的記錄。另一方面,作品又具有裝置性,因此這些“記錄”的諸多細節又組成了一個現實存在的、獨立的視聽場域。這件作品令人想起1970年代時:那是一個從單個顯示器播放錄像帶,漸漸發展到由多顯示器的多波段裝置共同播放影像的時代。

?尤爾根?克勞克,《我行我立》,3面投影影像,2003

雖然與克勞克是同代人,馬塞爾?奧登巴赫卻不關注身體,而是樂于探索以社會編碼形式存在的規范如何成為人類記憶感知的來源。他的電影輸出作品同樣討論性別身份,卻為其賦予了生物政治學的意義,即認為性別身份是一種社會編碼和標準化的形式。在對生物政治學研究的基礎上,奧登巴赫提出了權力壟斷的概念,并進行了批判性分析,調個體自由至上。他的作品也呼吁觀眾獲得思想上解放,在思考當下及其與歷史的關系時,或許可以更加堅守自己的立場。奧登巴赫在2016年專門為維也納藝術館創作了雙頻裝置影像作品《無可證明》,作品以弗里茨?克萊莫1951年為布痕瓦爾德集中營設計的一個紀念碑為主題,該紀念碑1954至1958年間建于魏瑪附近的埃特斯山上。鏡頭聚焦于紀念碑大約15分鐘的時間,奧登巴赫藉此研究記憶和歷史的可視化和意識形態化問題。另一方面,作品的題目暗指也著名文學家英格博格?巴赫曼的同名詩。

?馬塞爾·奧登巴赫,《無物可證》,雙頻道有聲彩色視頻裝置,12'42'',尺寸可變,2016


德國的第一代視頻藝術家表現出對政治的關注,哈倫?法倫基在他們當中顯得中尤為突出。法倫基曾是前衛電視制片人和導演,其搭檔是亞歷山大?克魯格,后者是德國電影影像隨筆的創始人之一。由于大眾文化對電影——尤其是文藝和前衛電影——的沖擊性影響,法倫基轉向了視覺藝術創作。在作品中,他保留了隨筆和電影(攝影)的特點,尤其關注感知的規律,即機器制造的圖像世界如何操縱感知,乃至于形成和改變觀者的世界觀。  

法倫基2006年的視頻裝置《110年后工人離開工廠》使用了12個并排連接的顯示器。視頻以1895年魯米爾紀錄短片《工人離開工廠》為起始,總長36分鐘,向觀眾展示了歷史上各個時期的影片中的工廠。2006年,該作品在維也納吉尼拉利基金會舉辦的“全新的電影”展覽上首次展出。

?哈倫·法倫基,《110年后工人離開工廠》,12 顯示器有聲視頻裝置,36',尺寸可變,1995


朱利安?羅斯菲德2011年創作了影像裝置《我的家鄉是一片烏云遮蔽的黑暗土地》,這件約30分鐘的作品題目取自特奧爾多?萊辛的作品,是以考古的方式對德國和地區歷史的表現。森林經過了舞臺化的處理,糅合了文字、樂音和聲響等元素,以浪漫主義的方式展現了德國人的自然樂土和精神家園,散發出濃濃的民族氣息。在這個意義上,森林同時屬于自然與人類文化,緩解了二者的對立。后視畫面中清晰可見一個男性的身影,他在用煙霧機為樹木上方制造云朵,令人想到卡斯帕·大衛·弗雷德里希那件被公認為德國浪漫主義象征的《漫步于霧海之上》(1818),產生了強烈的諷刺效果。弗雷德里希的這件繪畫對德國浪漫民族主義歷史觀的形成功不可沒,但在羅斯菲德的作品中,繪畫的痕跡——作為媒體藝術之前占主導地位的藝術媒介的象征——卻被刪去了,這種對藝術媒介獨立性的強調,正是羅斯菲德對電影攝影敘事性的回應。

?朱利安·羅斯菲德,《我的家鄉是一片烏云遮蔽的黑暗土地》,

4 頻道有聲彩色電影裝置、HD 轉HD-SR 格式、

藍光光盤、寬高比16:9,

29'23'',2011


克萊門斯?馮?魏德邁也介入了戲劇化描寫、紀錄片、隨筆式的畫外音、反烏托邦和烏托邦手法等相融合的創作領域。2013年,魏德邁為羅馬國立當代藝術館專門創作了作品“CAST”。這件裝置作品時長39分鐘,回顧了意大利羅馬電影城的歷史。在羅伯特?羅塞里尼和馬丁·西科塞斯等的領導下,這座建于羅馬郊外的電影城曾經拍攝了許多重要的影片。作品的題目具有歧義性,既可以指演員也可以指布景,還可以代表憤怒的投石動作。魏德邁突出了文化工業發展中被掩蓋的現實:臨時演員和道具之間的差別正在消失。2011年,文化激進人士成立了“被占領的瓦萊劇院”這個組織,反對政府關閉意大利最古老的劇院。魏德邁與該組織合作,將文化的急迫狀態、政治辯論以及1958年爆發的意大利臨時演員抗議活動(起因于當年羅馬大批失業工人未能進入電影城參加賓虛的拍攝)都引入作品。

影像裝置作品《開端,活人之死》也拍攝于2013年,是用電影史中一些經典場景重新編輯組合而成的作品。影片分布于五個屏幕上,每個屏幕間有6秒的播放時間抵消,作品揭示了雕塑以及其生產制作、膜拜和毀滅是如何以電影的方式來呈現的。


?克萊門斯·馮·魏德邁,《開端,活人之死》,5 頻道彩色同步視頻裝置,寬高比16:9,

尺寸可變,18',2013


     黑特?史德耶爾2013年完成了視頻裝置《如何不被看到:一個該死的說教.視頻文件》。藝術家以頑皮詼諧的方式處理教育與教學錄像,以及YouTube上的教程,作品中的場景色彩響亮且多樣,卻沒有經過精雕細琢地處理,觀眾時而進入像素的空間,時而又面對綠幕,最后來到類似廢棄戰場的測光校準區域,仿佛在數字和電影的技術世界穿行。史德耶爾通過解除藝術的偽裝展示當今無所不在的監視結構,在作品布下的視覺陷阱中,觀眾無法借助外界,只能憑借自己的主動性找到出口。盡管有些許浪漫主義的痕跡,藝術家在總體上試圖體現的是德國唯心主義或啟蒙主義的傳統。

?黑特·史德耶爾,《如何不被看到:一個該死的說教. 視頻文件》,

建筑環境單屏高清有聲彩色視頻裝置  CC 4.0圖像,15'52'',2013


   朱利葉斯?波普于 2003 至 2006 年間創作了《比特.瀑布》,在公共空間和室內空間均可展出。這件作品標志著數字藝術或者說作為自然映像的數字藝術時代的到來。藝術家采用工程和計算機技術與視覺藝術相結合的方式,將自然要素——水序列化成速度可控的人造水滴。自然完全被數字技術所控制,因為水滴的數量是可以計算的,自然在這里是被量化的。這些水滴組合一個個字母,它們拼合而成的單詞,讓時間以空間書寫的形式存在,讓自然元素承載人類文明的意義。史德耶爾和波普的作品首次將計算機輔助技術帶入數字藝術,為視覺媒體藝術開拓了新的可能性。


?朱利葉斯·波普,《比特.瀑布》,

水,水泵,磁鐵罩,電子設備,軟件系統,

800 x 35 x 35 cm,部分尺寸可變,2003-2006


     此次展覽是對戰后至今的德國當代藝術進行專題性梳理,也是一次向中國大眾呈現完整且獨特的德國影像藝術觀賞體驗,同時對兩國藝術的文化特性進行交流,在合作當中互相了解,互相學習。展覽期間舉辦的學術研討會、公共教育項目,完整的展示了德國當代藝術的學術性和探索性。

凝固的時間——德國新媒體藝術

Arrested Time -- New Media Art from Germany

 

總策展人:范迪安、瓦爾特·斯邁林(Walter Smerling)

副總策展人:高鵬、彼得·魏貝爾(Peter Weibel)

參展藝術家:哈倫·法羅基(Harun Farocki)、朱利安·羅斯菲德(Julian Rosefeldt))、黑特·史德耶爾(Hito Steyerl)、克萊門斯·馮·魏德邁(Clemens von Wedemeyer)、馬塞爾·奧登巴赫(MarcelOdenbach)、尤爾根·克勞克(Jürgen Klauker)、朱利葉斯·波普(Julius Popp)

网赚联盟是真的吗 贵州11选5 大资本网址 2019网赚项目 2019还能做网赚吗 网赚是什么意思 2019国外网赚项目 福缘网赚论坛 大资本彩票网 互联网赚钱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