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美講座:混合生長——全球當代藝術新地帶

返回
活動日期:2016-12-13 -- 2016-12-13
地址: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報告廳

研討會介紹

王春辰:混合生長全球當代藝術新地帶,這個話題也是圍繞著今日美術館剛剛開展的文獻展第三屆,名字也叫做混合生長,英文讀起來非常有意思,叫做Bric,一開始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前綴就是金磚4國的縮寫: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大家知道金磚四國是在過去若干年之中比較流行的經濟術語是后發的國家在經濟上、國際上所占的比重越來越重要,這就是所謂的金磚4國,金磚4國所帶來的全球化的格局的變化,其實也是今天這個時代面對的挑戰或者說應對的一個面向,當然作為中國來講,可能大家會說中國已經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但是對這個事情,我們自己沒有感覺,沒有真實的說,第二大是什么意味?是不是真的是第二大?或者說不是,但是有一點我們確實是確切感覺到中國這種現場的變化,中國和市場交往的這種頻率和實質上的變化。我想這一切都帶來了新的機遇、挑戰、甚至新的問題。那么我手上也有一本我前一段時間買的一本書《無界之島》我一開始沒有注意到作者是誰,之后看了一下是古巴,是古巴雙年展的發起人我也沒有想起來,我們今天的嘉賓,是前幾天,你們做嘉賓的時候,黃篤說請了一個古巴的策展人,我非常的欣賞這一本書,在幾次上課都推薦了一下,推薦的理由就是說,這個作者叫做莫斯克拉,他是從古巴,古巴從今天來講還是叫做社會主義注意,和中國也是一個友好國家,在過去也屬于社會主義東方陣營,如果我們講全球化的背景的話。他和我們有共同的一個社會結構和社會語境下的一個作者創辦了雙年展,我一直就在想哈瓦拉的雙年展為什么早于其他的國家,是在80年代,80年代中國要舉辦雙年展不可思議,也就是說這個策展人、藝術史家、批評家,他們在面對美國和歐美的文化氛圍下創辦了雙年展覽,我到沒有理解這一點是怎么樣的初衷,而且哈瓦那在國際上的影響非常大,我手上有文獻也談到了雙年展,其實它也是回應多樣性、多文化性還有移民種族一切的問題,而今天這個問題也是我們面對的,這個問題的緊迫性都擺在我們面前,今天的主題也是圍繞這樣的一個展覽和全球化的變化來展開的。

高鵬:第一屆是在討論中國藝術家,第二屆邀請了國際藝術家加入,但是第3屆是2013年舉辦,但是因為一些原因停止下來了,第三屆就特別的想要做古巴拉美裔的論壇,因為國際上大的浪潮都在說繼印度和當代藝術之后,就是在討論巴西、古巴和拉美,因為就是在考慮國際,因為走過第一第二屆之后,就想要和所有的藝術屆來進行討論,也是基于這樣的元素,黃篤老師邀請了有拉美背景的策展人參與到討論之中,由于整個的推薦之后,世界的格局在發生改變,人們關心的話題也在發生變化,所以才產生了今天,大家會發現,是有3個題目的,就是法文、中文,法文叫做Bric,在展覽之中是分成了4個單元,第一單元的名字是我最喜歡的名字,混雜的生長,我自己的理解,在這個世界上已經發生了一個非常大的改變,其實已經從之前的泛國際化地域的國際化變成一種新的族群化,不僅僅是因為地域的差別,而讓我們成為國家與國家之間的泛國際,可能是你今天來自于古巴、西班牙甚至來自于中國和美國,而因為某一個事情就成為了某一個國,我們可能就是某一個奢侈品的粉絲,我們就變成了某一個國家的人,蘋果讓我們變成了粉絲,就是因為互聯網和經濟的發展,整個國家的邊界和全球化的理論和在3年前和5年前理解的角度全部不一樣了,基于這樣的一個新的想法才產生了今天產生的文獻展的另外一個話題,叫做另外一種選擇。另外一個還要在介紹一下,這一屆文獻展還有一個很大的區別,因為今日美術館叫做今日文獻,是一個矛盾的詞,今天怎么樣來討論文獻呢?這也是兩位策展人很大的一個想法,也是兩位策展人的年齡和策展經歷到了這個階段愿意做出的,他們放棄了以策展人為文本的去討論,在之前策展人和藝術家也是博弈的關系,很多時候是策展人的名氣大于藝術家,或者相反,彼此都在來回的拉鋸,所以我們在國際的視角上,所以他們是把當下做為策展的文本,所以就把整個的推到了前端的想法,一會兒在討論的過程之中,我相信在座的很多老師和同學無論是對藝術品感興趣還是對策展感興趣,今天都是非常難得的機會可以和兩位資深的策展人進行討論所以我這部分的分享都是這樣的。

赫拉爾多·莫斯克拉:其實在不久之前,我們的世界是截然不同的,但是因為技術的快速進步,極大的顛覆了我們的生活,改變了我們溝通的方式,改變了我們接收信息的方式,而且也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方式。此外也因為我們正在經歷著前所未有的現象,尤其是對于發展中國家或者說我們所說的第三世界的國家來說,那么現在正在經歷著快速的轉變,快速的轉型,一方面是經濟快速發展了,而且正在快速的發展著市場經濟,他們的文化越來越傾向于個人主義,此外他們也正在學習西方國家的一些生活的方式,他們的國家,他們的社會正在經歷著高速的現代化的進程,我們就拿中國為例吧,我想大家對中國的了解遠遠是勝于我對中國的了解了,我們看到,其實在中國也能看到有一些因為經濟發展所帶來的影響,比如說我們看到貧富差距正在拉大,而且在社會當中也因此存在著一些不平等的現象等等。所以僅僅從這一個層面,我們都能夠看到現代化給社會所帶來的影響,包括比如說對傳統文化的沖擊,包括對這種城市的邊緣,尤其是農村的沖擊和影響,我們看到有越來越多的城市正在興起,越來越多的人現在生活在城市里,而不是在鄉村里面,整個的人們所面臨的生活節奏正在加快,而且我們也看到這樣的進程是不可逆轉的,將會有越來越多的人搬到城市居住,而且居住在城市當中的人群會超過在農村的人口,城市化的進程是非常快的,與此同時我們也看到,在城市當中也會有一些令人不那么愉快的現象,比如說人們的居住環境比較糟糕有一些平民窟的興起,我們看到在南美,在圣保羅等地方,都有著大量的貧民窟,因為在城市當中居住的人,他們沒有辦法去支撐自己的生活,他們有大量的人口涌入到城市當中,所以必須要因此去調整他們的生活的方式,他們也必須要能夠去改變,他們傳統的文化。其實傳統文化曾經是他們生活文化非常重要的一部分,這是他們文化當中非常根本的存在,所以他們現在文化也在發展著轉變,他們開始通過來挑戰文化,才能夠真正的融入到了城市的生活和城市的環境當中,所以我們可以看到現在有眾多的社會,還有文化的轉變,當然這一切都會反映到我們的當代藝術當中,因為當代藝術也是其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當代藝術在了解到了,在整個的現代化轉型和城市化的過程當中所面臨的問題,一方面他們在披露也在批判這些問題,與此同時他們也是其中的一部分,所以我們在這里可以看到,這是一個非常復雜的過程。

我們的這一個展覽是在中國北京舉行的,所以我們認為這也是非常有意思的,就是我們可以在北京舉辦這樣的一個展覽,因為我們現在在很多的國家,不僅是在中國,還包括在其他的國家都面臨著現代化轉型,和現代化的影響的過程當中,而在中國也正在經歷著這樣的一個過程,所以我很高興,我們的這一個展覽不是一個非常無聊的展覽,它不是一個死氣沉沉毫無活力的展覽,也不是僅僅的去布置一些精美的展品,它更多的其實是,一方面是藝術,同時它又反映了社會,所以我覺得其實藝術家們,他們也在探討,你們看到了這些展覽當中他所蘊含的這些藝術的語言,所以我們所選擇的這些展品,我們一方面是鑒于他們可以帶來非常強烈的視覺震撼,他們所隱含的藝術的隱喻和他們的創造力。所以我強烈的推薦大家去親自參觀一下展覽,去仔細的分析,去欣賞去思考這些展品同時也是在這個展覽當中得到極大的愉悅。

費爾南多·卡斯蒂略:感謝你的介紹。總體來說吧,這個展覽探討了很多不同的問題,整個展覽分成很多層次,不同的展品,也是有不同的層次,因為這是一個持續的對話,所以說我們非常期待看到下一場展覽會是怎么樣的,非常的期待,因為會出現很多的變化,所以像我們的作品,這一期的作品,其實就是到前面來為大家拋磚引玉,我覺得這個報告廳特別好,我自己在自己的學校去給學生做報告的時候,我們的那個報告廳感覺沒有這么好,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我們也沒有這么漂亮,這么舒適的地方能夠聚集在一起大家聊一聊,探討一些問題,我自己的大學是上世紀60年代的時候建成的,我自己的那個,我們所在的那個地方,其實一開始不是給學生用的,本來是用來養馬的,大家可能也不太明白,我們自己也不太明白為什么這個地方是用來養馬的,馬匹可以進入到我們的空間當中,空間就屬于他們來控制了,就不屬于我們了。在70年代的時候,我們整個國家也是受到集權的統治,人們也不敢去有其他的想法,所以在建筑當中,我們學校的建筑當中有很多隱藏的磚頭,埋得非常深,大家可能也不是每天在學校里面逛都能夠看到,這個其實就是,我們自己的那個建筑,還有它的空間呈現的一個非常特殊的例子,它一開始是作為某一個功能存在的,后來會出現變化。黃先生跟莫斯克拉先生共同在中國來創造的這個展覽,邀請了我我也是第一次過來,覺得非常高興,我自己的作品,也是圍繞著馬來進行的,我是受到了西安兵馬俑的啟發,我覺得這是一個特別好的主題,能夠跟我們文獻展的主題結合在一起,因為做的兵馬俑其實就是由當地的手工藝人來制作的,我們可以有很多不同的視角來看待這個作品,可以把它看成是一種文具也可以看成是一個整體,就是比方說馬德里有2個,巴黎有2個,不是像兵馬俑一樣整體的放在一起,所以這個也是國家與國家之間連接的概念的表達,大家也可以比如說在自己的家附近逛一逛,就會看到商店里面有一些像兵馬俑的仿制的作品,可能十多二十塊錢都可以買到這樣的東西,我覺得探索的東西分很多層次,我也想要在每一個不同的層次上進行探索。比方說每一件紀念品有多少年的歷史?代表了什么樣的文化?人們是怎么樣和國家的政權進行互動的啊,所有的東西都是我們跟手工藝人的對話當中會涉及到的一些話題,同時還有另外一個層面就是藝術的現代性,比方說文獻怎么樣去體現藝術的現代性,怎么樣去體現力量,社會在如此快速的成長,有很多經濟角度上發生的不可思議的一些變化,在這些變化之中如何去實現社會的平和,這是很難的事情、很難的問題。就是過去很多年大家都在探索的一些問題,所有的層面就是我從學生時代就一直在思考的。一直到之前跟手工藝人進行密切的溝通,想要讓他們制作出來我們想要的東西,這些思考都在持續的進行。我覺得所以把這些問題分成層次是非常重要的,大家看展覽的時候也應該意識到這些問題是分為不同層次的,這也是我的作品當中想要表現出來的,一個就是不同層次的對話,另外一個就是不同的事物給我們留下的印象也是分為不同的層次的,因為藝術這個東西是得不出來解決方案的,藝術只能夠給我們提供工具,讓我們提出問題、發現問題,換一個視角,藝術就只是給我們提供的是個人的視角,這就是我制作的時候所謂的想法。

盧卡斯:非常的感謝黃篤先生的介紹,也非常的感謝和莫斯克拉先生一起來到這兒,也非常的高興看到美院的朋友們,我自己作為藝術家,對中國很感興趣,因為中國發生了很多的變化,所以我自己的作品,其實已經,我拿到邀請的時候,其實這個作品就已經完成了,所以我并沒有根據邀請去創作,所以我們的問題可能更多的像是為什么選了這個作品來參加這一次的展覽,這一個作品我創作之初,是因為作為藝術家,攝影藝術家,我們會創造很多的圖像,現在世界上都充滿了圖像,人們都被圖像包圍,所以有很多的信息都來自于攝像,各位有一些是學生有一些是同事,大家會非常的關注這個照片拍出來之后公之于眾的過程,以及公眾怎么樣去接納他,我們公之于眾之前怎么樣去取悅我們的觀眾,所以這個事情其實就有一點遠離我們的心了,剛才也說了,我們屬于不同的國家,比如說我們都屬于蘋果這個國家,因為我們都是果粉,當然我們也很了解這個物品,所以我們就拿蘋果來舉例,可能你和這個物品的關系是非常親近的,但是你沒有意識到他會影響到你的行為方式,我們在創造的是一種新的基于身份的虛擬的這種產品,是在全世界都存在的,在拍照片的時候,我們也是在利用媒體,通過媒體來利用這些信息,來把自己的一些想法介紹給公眾,介紹給大家,讓他們去思考,所以這種技術,我這個作品關注的就是,其中的一些非常常見的一些東西,比方說一個紙箱你在那里都可以找到,有的可以用來裝奢侈品,裝我們喜歡的東西,東方人非常傾向于精確,但是在西班牙,我的這個作品是在西班牙做的,很多方面跟中國非常不一樣,比方說我們對于精準就沒有怎么在意,我自己發現的非常有意思的一個事情,來到這兒之后,意識到所有的這些產品,在中國都是由西方人來宣傳的,所以整個的理念是差不多的,我發現西方的產品,雖然在東方是東方人用的,但是在宣傳的時候視角還是西方人的視角,所以我們對自己的欲望需要一個更好的了解,我們應該把自己的想法去跟自己的身份連接在一起來創造一個共同的身份,所以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嘉賓

王璜生、高鵬、黃篤、 赫拉爾多·莫斯克拉 、蘇新平 、王春辰 、費爾南多· 卡斯蒂略

研討會現場

2019网赚最好的项目 全民彩票 众盈彩票APP 重庆彩票网 互联网赚钱网站 a6网赚兼职 什么人适合做网赚 19网赚项目 速发彩票 盛通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