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屆今日文獻展論壇

返回
活動日期:2016-12-11 -- 2016-12-11
地址:今日美術館1號館4層

研討會介紹

第三屆今日文獻展論壇于2016年12月11日在今日美術館1號館4層舉辦。
論壇主題為:以“金磚國家”為出發點,探討發展中國家在世界經濟體中發揮的作用以及藝術如何反觀與體現出這種經濟活力與社會巨變,以及這些變化在文化與個體生命的敘述中如何表現和發展。

赫拉爾多·莫斯克拉:金磚國家他們是有重要的,或者說幾大主要的經濟體所組成的他們當前是經濟發展比較快,而且也是受到了現代化的很重要的影響,在現代化的進程當中,這其實也是他們發展的一個重要的引擎和支柱,他們在這個過程當中,也經歷了各種不同的沖突,還有如果我們與過去相關的話,可以看到非常深遠的對比和影響。比如說收入的差距不斷的增加,還有一些國家他們當前社會經濟的轉型,與它們沒有獲得獨立之前是天壤之別的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之下我們也看到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也要去思考,到底整個社會經歷著怎么樣的深層次的變化和顛覆。
而藝術家也就利用這樣的主題,他們去使用藝術的強大的力量和藝術的語言來描繪和表達當代社會當中所面臨的一些問題。我們策劃本次展覽也是在這樣的背景之下,希望我們可以從社會的角度來進行這個社會問題的詮釋,我們可能是使用了各種各樣的藝術的語言,我們可能使用了文檔文獻和視頻等等的形式,來呈現給大家非常強烈的藝術上的震撼。我們希望通過這種表達的形式,可以讓大家認識到社會轉型過度的過程當中的復雜的各種交織的問題。我們有很多赫赫有名的藝術家,當然也有一些新起的新生力量他們都加入了進來,那我們的主題主要就是要去探索,在我們這個展覽的主題和背景之下他們可以用他們的智慧,他們的天才來表達,用當代藝術的形式來表達社會所面臨的一些問題。
有很多人他們總會問一個問題說,你們在策展的時候,你們挑選藝術家到底是什么樣的標準呢?其實我們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就是去看看藝術家他們怎么樣去詮釋這些復雜的問題,而且我們也希望去選擇哪些可以做出非常優秀的視覺溝通的藝術作品,而且我們也是希望去尋找那些有見識的,涉及社會問題的藝術家,比如說我們在場的有很多藝術家,那么他們用了自己的同的方式,比如說有的藝術家是用自己的這種主觀的方式來表達,當然有的藝術家是用更加晦澀的方式,更加不那么直接的方式來進行表達。

高鵬:在今天全球化和地方化之間出現這種碰撞或者說交融的這樣一個關系里邊,如何去理解今天的這種現代性,也就是說在傳統意義上的地緣政治已經不是我們對藝術的一個劃分了,就是說今天我們認為的藝術,在不同的區域,不同的族群或者說不同的文化的這種傳統,都受到了很大的影響那么在這個意義上來說,我們今天來看到這個展覽,就不是一個原來的那樣的一個意義上的展覽,所以我想這個,大家可能會感受到,這個展覽本身有一種異樣,也就是說不是我們以前所看的那個傳統意義上的展覽,當然我想這個展覽本身,我們想要揭示的問題,也是在這個展覽當中的也不是那么一個宏大的敘事,而是從個人出發,每個藝術家來自不同區域的藝術家從個人出發,今天理解的不僅僅是社會日常生活,或者是他的個人的經驗所以我想在這個展覽里邊我想我會看到的更多的是用自己的信息去傳達,就是個人的視覺的力量去傳達它對現實的判斷,對藝術本體的分析,以及對藝術語言的延展,所以我想這個展覽,我自己認為是充分的呈現出了一種已經發生在金磚國家引領的新興經濟體發展的條件下,一種已經發生或者說正在發生或者說將來發生的一種新的凝聚的藝術的潛質。

喬納森·哈里斯:我在展覽當中也講到了,無論是什么樣的藝術作品,什么樣的展覽,其實都會有一些本質,那么這個本質是什么呢?它會有一定的社會的干預,對政治的干預,我們詮釋了一下我們當前的,在全球資本主義的情況之下,到底會有什么樣的影響?我們會有一些系統性的全球的機構,我們也都位于這樣的全球化的社會當中。那我們在回到5月份的時候,我們當時是在英語發布會之前,我們就是首次見面,那在此之前川普還沒有當選,當時全球已經發生了一些事件,比較川普的當選就已經是對全球的政治局勢帶來了影響了,我們也正在在這些方面進行一些思考。我希望給大家進一步介紹一下在全球化方面我們都覺得非常興奮也非常高興能夠看到全球化,像最近有兩個事件,第一個就是在70年代的時候,就是整個全球化的一個來源,主要是哪些自由藝術項目在美國進一步發展的資本主義警經濟體這主要是將資本擴展到全球的資本市場當中。美國人他們控制了整個資本市場,也進一步的控制了全球的資本主義,這就面臨著一些風險,這就是他們已經抓住或者說失去了發展的一個動力。川普說過:美國面臨巨大的內部危機,在他自身的資本主義系統當中,以及他們在進一步控制全球的資本市場方面都面臨著很大的危機。我們看到亞洲經濟體和社會的不斷崛起,從90年代開始,就開始迅猛發展,特別是中國,現在全球都在一個分水嶺上,我們不知道未來的發展會怎么樣,但是美國并不可能是全球的主宰力量,川普提到了普京和俄羅斯的政體,金磚四國和冷戰期間的局勢在川普的演講之中進行了分析,川普也描述了美國的局勢,美國的局勢還會延續,全球的未來發展的文化,以及藝術的作用很難預測。
所以接下來我要說的就是,我是如何看待藝術的作品以及藝術在整個局勢當中的關聯度,我的背景主要是以西方市場作為一個大體背景我覺得在中國非常有趣,因為中國有一種馬克思主義的精神在里面,這不管對于西方社會非常不一樣,如果我們揭示一下法國有一個路易(音)的文化,那么也進一步的提到了藝術的重要性,1969年出現了抽象主義文化,還有進一步的描述了整個西方文化,1971年的一個生命的習俗,這些都是當地文化的發展所以當地的文化主要是什么?其實我們也有一些西方的文化和書籍已經翻譯成了中文,在中國市場進一步的發布。那么大家知不知道有一些書都已經翻譯成中文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法國的結構主義書,是不是翻成中文了我也不知道,如果翻譯成中文了大家都可以閱讀一些中文,所以(英文)希望能夠介紹給我們,藝術是關于理想主義,它把它稱為科學而不是一種混淆的方式,他說我們可以理解人類的知識通過3種方式來了解人類的知識,第一是科學的方式,科學是進一步的了解社會的本質,第二個就是理想主義和意識學。那么這是在整個世界上有一些混淆,藝術是處于中間的。我們會有很多理念,也有很多不同藝術的方式,其實藝術和科學還有意識學態方面有一些關聯度,因為之前提到的是藝術和意識形態分離,我們需要把他進行分離,但是它并不是真正的一種知識構建,它說它其實是進一步類比了,對世界的真實理解,像這種意識形態學可以進一步展示給我們,世界的真正本質,我想這是非常精確的,可以幫助我們進一步的了解全球化以及文化的作用,我的感覺是,全球化給我們帶來了非常快的變化整個的知識和知識產權系統能夠進一步的改善,也能夠讓我們更好的體驗全球化的精神。其實這也讓我們覺得非常堪憂,因為我的背景是社會學,社會歷史,這些學科幫助我們更好的了解全球化的進程,但是它無法進一步改善或者說改善這個變化,我每次來中國都能夠看到他發生的變化,我自己能夠親身的體驗到中國在全球化過程當中的一些動蕩和變化,中國可能變化得更快,中國的變化其實是更加迅速的,基于這種情況,我們不能夠完全依靠學術來進一步的了解整個世界發展的方式,所以藝術給我們帶來了一種可能性,給我們提供了一類資深的知識,這是這一次展覽的重要原因,它選擇了一些藝術創作,這些藝術創作可以把它自己和每日全球化的過程之中脫離開來,同時也可以進一步的展現一種知識,同時也展現全球社會的變革,所以藝術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然而,藝術本身便沒有任何其它具體的體驗,也就是說藝術的價值是通過它本身生產系統和我們聯系在一起,從它自身的一個資本主義市場和我們聯系在一起,所以我現在主要專注就是要進一步的了解全球資本主義市場,以及它和整個藝術市場所產生的關聯度,我有一本新書叫做全球當代藝術,明年會出版,這一本書進一步的剖析了社會和當代全球藝術體系當中的關聯度,我主要專注5個亞洲中心,因為全球當代藝術是后移民時代,我的專注點主要是像香港,像全球藝術現代史現在的一些變革是怎么樣的?是和技術相關呢?還是說?我有一個篇章是關于韓國,還有一個篇章是關于個人主義藝術的高等教育,其實有一邊也是關于中國的,因為我對大學的主要經驗,就是在中國進行教課在中國教課就是針對高等教育來進行教課,這是整個藝術發展的體系。

我們可以以一種完全不同的角度來看待同一部作品。但是鑒于整個展覽以及我在整個展覽之中所發揮的作用,我要祝賀黃篤你們,在你們的文章之中能夠清晰的展出,惡邪作品怎么樣的闡釋,我們可以通過社會的方式來理解各種創作作品。如果我們看一下這些作品,如果我們看一下這些作品如何呈現,如何詮釋,我們就可以了解,這些作品對于未來的生活至關重要。它也可以幫助我們進一步保留科學和藝術形態學之間的關系。

千葉成夫:簡單的介紹一下日本的一個狀況,我想大概有兩個前提,首先(英文)的日語稱之為混沌的這種狀況,當然這種狀況不僅僅局限于金磚四國,它其實是在很多的國家或者說地區的美術當中,都有這樣的狀況,那么在討論這個話題之前,首先我要讓大家留意一點,其實這個狀況也是在產生出近代的美術,同時引領美術界,西方發展的過程之中也有這個混沌的狀況,這個是我說的兩個前提當中的第一個前提。那么現代美術的領跑者,西方的美術在成長和發展的中級階段,就是最后的這個階段,它自身進入了一個,就是說進入了一個無法發展,走到了盡頭的這么一個狀況,如果這樣來說的話,我就認為,就是說美術的發展,發展到了盡頭,它的下一步是什么?在這個迷茫的狀態下,就是我們所說的混沌的狀況。

這個混沌具體來說,衍生出了各種具體的現象,所以來說的話,就是說,近代美術的后發展地區,幾乎所有的地方都受到了西方美術的觸發,開始形成了美術的近代化,所以說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的話,近代美術后發展地區顯得不是那么的自由,沒有自由化的選擇。那么后發展地區,其實是受到西方美術的影響,但是同時每個地區都有自己的國情和地域的情況,所以每個地區的發展的情況是不一樣的。

邵亦楊:我覺得這個展覽提出了幾個問題,全球化、地方化、當代性的問題,我在這個畫冊里面已經做了一個論文,里面做了一個學術的寫作,然后我就簡單的說一下我的看法,因為我寫這個畫冊的時候,很多藝術家的作品都沒有看到,我這一次看到的作品,比我當時拿到的一些圖像要好很多,而且有很多年輕藝術家的作品,我覺得非常好。
因為藝術是作為批評的一種工具,我們作為知識分子也是要對社會進行一些批評和思考,所以當代藝術展通常是批評性的所以在這一方面,藝術家們都對全球化做了批評性的質疑。
我認為當代性可能有多種包容性,比如說不同時空存在的多重性的、持續進步的當性,或者從結構主義出發的反警示的當代性。所以當代性來自于多元的社會結構、宗教信仰和文化傳統,它以全球視野下的具有普遍價值觀的社會實踐和烏托邦想象,有時候并不一定沖突。所以什么是當代性呢?當代性用阿根本的說法就是,我們現在存在一片黑暗里面,沒有一個真正的完全的亮點,一個本質性的亮點,我們沖到那里就有彼岸了,就有上帝的光芒了,都不會有,在黑暗里面我們看到某一束星星在發著亮光,我們沖著那個亮光就是我們當代性非常重要的意義,所以這就是我們當代性的追求,當代性沒有總體的概念,但是我們每個人都可以追求這種當代性,所以這個就是藝術的一種非常積極的力量,追求自由的力量,所以新的力量在全球都發揮著日趨重要的作用,它可以改變現有的世界秩序。所以在這個情況下,藝術是非常重要的,藝術可以表現我們爭取當代性,解放我們自己的一個自由的力量所以藝術作為獨立的批評的創造性的力量,在這個展覽上得到了展示,我認為在以后會得到越來越重要的更重要的展示。


徐可:我們的形式好像有一點變化,我主要是,其實還好我當時就沒有看見作品,我就看到黃篤和他們的文章,我看到文章之后就大概的知道展覽的結構、內容和形式以及策展人主題的構想,我覺得這是非常好的,有離開我們經驗性的常規的想法和模式,我想這也就提出了一些非常有意思的話題,我覺得這非常有意思。
我就只有談一點讀后感了,因為大家都是專門為這個做了充分的感受,我在想的是,問題是這種全球化的影響下的作用,就是大家談到了金磚四國,或者說五國,那我就在想,我們就開始在思考,中國這樣的發展中國家在政治、經濟格局中,究竟有多大程度上找到了自身的文化定位。如果用一種進化論的色彩的價值判斷和模式來講的話,這會比中國當代藝術存在的變化和特征,而成為西方所需要的一種中國模式。
因為中國人與西方人在理解國家、世界之間的種種關系上,本身就存在著差異,或者說永遠都會有差異的,尤其是30多年以來,中國社會整體上進入到了現代化的工業社會,但是民眾對全球化的體驗和認識,更多的是著眼于消費社會所帶來的一種物質變化,而思想和價值判斷上的,依然是按照自己的一種文化特性和自己對傳統文化的認識,這完全不同于全球化所強調的以人類共同利益為價值取向的認識,這是一種國家化的一種,或者說它比較保守的文化態度或者說社會認識。
如果我們今天以一種普遍化的原則來修正中國大眾的價值觀,這不太認識,這和上個世紀末追求普世價值觀的改造,在今天還是源于中國知識分子烏托邦式的一種形象,這在整個的結構之中都是少數的。

俞可:討論在全球化語境下,文化價值的“另一種選擇”時,就已經表明以中國為代表的發展中國家對自身文化身份所表現出的某種訴求。隨著世界政治、經濟、軍事格局的變化,對過去以美國和西歐為主導的、單向的文化價值標準進行反思,作為發展中國家的我們在今天多元格局中也想努力地激發自身潛在的文化力量,期望獲得一種更為平等的文化身份,來與西方的文化權力形成有效對話。
問題是,在全球化的影響下,我們開始思考,像中國這樣的發展中國家在政治、經濟格局中,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找到自身的文化定位,如果用一種帶有進化論色彩的價值判斷模式會極大地遮蔽中國當代藝術中存在的變化和自我特征,而成為西方眼中被需要的“中國樣式”。對于中國當代藝術已經走過的30多年的發展歷程而言,我們已經有一個共識:無論今天我們從哪個角度,哪條線索出發認真地討論這段歷程的軌跡,都很難游離開西方自現代主義以來的文化思潮在這片文化土壤上結下的種種印記,尤其是上個世紀80年代以后,隨著中國社會內部市場經濟的全面展開,以及外部世界政治格局的深刻變化所帶來的經濟全球化過程,更是將中國當代藝術直接投入到了一個更為廣闊,但競爭也更為激烈的文化格局中,而這種文化位置的變化對中國社會的文化轉向與建構帶來的深刻影響。
中國藝術的現實當然離不開全球化的影響。雖然說今天我們對全球化這樣一個命題有了不同的看法。但我認為如果沒有西方文化、藝術的參照,第三世界國家關于經濟、政治、社會的變革就會顯得很抽象。很難想象,脫離歐美帶有藝術的普遍化的權利語境,這些新興國家能從多大程度上來適應二戰以來到今天的當代藝術變遷。尤其是像中國這樣依附于國家政治的文化,如果沒有外力的作用,其自身的困境是可想而知的。正是由于發生于上個世紀以來的西方現代主義思潮的影響,中國藝術才漸漸地脫離了政黨影響下的文藝軌跡,產生了一種批判與反思的文化藝術內容來與社會變革形成對應;也正是因為“全球化”才讓我們通過對上個世紀中期中國藝術的反思,看到了中國社會的問題所在,這種反思與改變不僅僅限于藝術領域,同樣也發生于經濟、政治、思想。從這個層面上看,如果沒有歐美的文化浸入,我們就無法改變我們保守的藝術模式,也無法適應這個共同的世界變遷,更無法正常進入一種有效的國與國之間的文化對話。過去由于中國社會的文化封閉,我們需要外力來改變自身慣性的藝術軌跡,改變在這里不僅僅是風格樣式、語言媒介的研究,更多的應是思想意識的轉變。事實是我們已經無法依靠自身的力量來修復我們的文化創傷與缺陷。所以,對于中國當代藝術與西方的位置關系而言,我并不十分憂慮今天的處境,同時我也不認為中國當代藝術應該繼續以這種“中心—邊緣”的二元框架來進行自我設置。

黃篤:我接著和我的合作策展人來講,我補充一點我對策展的理解,比如說我不想講很多的理論了,因為那些理論可能都是在書里邊都有了,我講一些我們選擇的藝術家的一些例子,因為可能對很多人來說,可能不會理解到那么微妙的作品里邊的含義,我想在這個展覽中,就像剛才Jonathan也講到一書之中的政治的問題,我想這個展覽本身也的確是我們有一種政治的眼光去審視新的藝術在如何發聲,以及新的藝術里邊所蘊含的非常復雜的東西在里邊。

徐真錫:我們觀察到了有3個現象,第一就是藝術開始工業化了,藝術成為了一個行業,第二就是藝術也更加的流行了,第三就是藝術也可以得到更多的融資了和金融化了,這是因為全球資本主義還有數字化技術,發展在21世紀對藝術所帶來的影響。
另外一個是整個經濟系統當中一種耦合性,在21世紀之后,在整個的經濟系統之中,美國的經濟系統,以及全球的經濟系統都在按照美國的經濟系統來發展,以他們作為參照,所以美國的經濟系統如果崩盤的話,很多的國家都會崩盤,因為很多國家的經濟系統和美國的聯系在一起,全球只有一個以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市場,在21世紀之后這些耦合的系統開始發展,現在又開始出現了很多經濟強國和經濟中心,中國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王春辰:我發現這一次一個大的題目是全球化,資本主義。當然了我們回到第二個主題是另一種選擇,就是回應第一個主題,在這樣的混合生長全球化和資本主義的跨國生產之下我們如何的選擇?這是變成一個人的立場,是不是這樣?所以這就叫做另一種選擇,我們過去喜歡講,求同存異,我們觀點不同,但是不妨礙我們共同的發展,這是官方的語言。但是說到藝術、機構和個人這種發展或者說在吻合發展,在這個世界已經不是容易的事情。
在今天我們講全球化這個語境的時候,中國已經是這個世界的一部分,它已經是世界的一部分,我們就已經在世界當中,重要的是我們的意識里面,我們的潛意識里,是不是認同全球化的價值觀和一個系統的共同的東西,而不是說你是你我是我,如果是這樣,我們永遠不能夠做到在同一個價值體系下去交流,所以說講到全球中國的時候,指向了我們今天當代藝術和文化建設都有這樣的關系,具體到各個的個案上,都有個性和差異,這是個體的行為,但是畢竟還是有共同的東西,我想是在共同的東西下,才能夠推動個體的發展,否則我們的美術館怎么樣建設?我們一個民營的美術館怎么樣持續的大家?這就是機構,一個機構如果不能夠得到整體社會的支持,它如何持久的發展,我們知道羅馬已經將近100多年的歷史,已經都是由私人投資建起來的,現在它不是私人的也不是國家的,而是社會的,是社會共同體所有,構成了我們現在難以做到的,沒有國家和社會沒有共建地帶,所以說機構的介入,就是我們盡可能的做一些雙年展也好,藝術展覽,藝術講座也好,是在展覽當中去帶入我們對今天世界的理解,按道理講,在傳統的意義上,中國做展覽就是一張畫掛在墻上,不需要去討論那么多的概念,今天的文獻展討論的是金磚四國的文化問題,這個聽起來就不可意思,但是今天做藝術和展覽和做文化機構都有這樣的價值訴求,所以說另有一種選擇就是說做藝術的機構可以做出對這個世界的一種價值的回應,所以我們追求一種共同的價值才是今天更重要的一件事情,不僅僅是藝術,藝術在這里它是一個道具,是表達個人存在的一種方式,但是這種方式更應該是回應整個全球化的挑戰。川普來了,韓國的樸總統要下臺了,英國脫歐了,整個世界都在發生變化,中國怎么樣變化?中國的變化和世界有關,我們自己要有這樣的感覺,我們自己努力在機構在中國的環境下,在不可能的環境下把價值告知社會,和社會分享的事情,就是這一次展覽的意義,也包括我們做的一些展覽,也是我對這個展覽的一些感受,也是我做的一個簡短發言的一個縮影。

晏燕:無可厚非,拉丁美洲的當代藝術在理解,及表達這種混合生長的活力上,顯得特別的出色,這與拉丁美洲近百年的魔化現實主義文化及跨文化的延展,以及社會主義思想的影響有關。
其次,這個展覽也試圖揭示亞洲的當代藝術的活力,我們選有俄羅斯的藝術家AES+F, Chto Delat, 印度藝術家Praneet Soi,Gupta ,新加坡(印度尼西亞)西姆亞Simryn Gill,韓國藝術家組合張英海重工業,伊拉克的藝術家Jamal Penjweny,以及此次參展的中國藝術家,包括王廣義,王國峰,翁奮、倪海峰、高偉剛,王恩來等藝術家,也試圖塑建亞洲當代藝術的新活力。
總體而言,中國藝術家已逐漸拜托宏大敘事的創作邏輯,開始思索跟個人、身體、發展相關的議題。在很大程度上,在中國,主導文化的官方機制對于中國當代藝術還并不看好,對當代藝術的支持也十分有限,甚至存在一些限制,因此中國當代藝術家在批判現實問題的同時,還不夠骨感,常常借用隱喻及隱晦的方式來思考問題。同樣面對全球化的問題,對于全球政治、經濟問題的思考,相形之下,中國當代藝術有自己很獨特的面貌,這種差異性也是我們希望放到一個群展中來進行討論的。
剛才也強調,這種活力也來自于資本主義國家內部,來自于對資本主義擴張,對全球化過程中帶來的全球經濟問題的批判,比如這個展覽中,瑞士赫賽豪恩(Thomas Hirschhorn),比利時德沃爾(Wim Delvoye),他們的作品就很好的做了這方面的闡釋,提出了對資本主義經濟刺激下的生產過程及消費,以及截取全球勞工的價值的批判。

總而言之,這個展覽極力塑建的當代藝術的活力,它很具體的勾畫出拉丁美洲當代藝術的活力,亞洲當代藝術的活力,及其中國當代藝術的潛力,以及西方當代藝術自身的批判性的活力。也可以說這種混合的活力是交融的,處于一種生長的狀態,存在于一種“關系”之中。另一種選擇,不是指他代表著一種當代藝術發展的方向,而是針對中國當代藝術家如何參與世界話題的討論,并建立自身對世界當代藝術的貢獻,提供一種思路。

翁奮:首先非常感謝讓我能夠在這里分享我的藝術創作的一些思考和一些經歷,我這里就簡單的介紹一下我思考的概念,以及我在整個的創作的過程中,面對的一些,整個中國社會的現實,在我的工作中,我的圖像作為一個批判的鏡像是很重要的概念,包括了幾個方面,包括了觀看與遮蔽,現代化城市與城村傳統等等關聯性的問題。
在現代思潮下的個體的集體的社會欲望和國家的資本的欲望所混生出來的我們這個時代存在的真相,在觀看與現實的關系中,存在著多重性與遮蔽性觀看,無論是那種觀看都存在著傾向性,尤其是在現實世界景觀強大的視覺的情況下,群體的觀看往往是無意識的,和失去個體性和倜攀性的圖片,所謂現實世界景觀的圖像,其實大眾個體與獨立性個體對于世界認知的態度和觀念的鏡像,然而現實世界的景觀也同樣作為另外一種社會意識的鏡像,一種象征性圖形而存在,猶如一體兩面,因此我的工作的重點不是建立在技術上的,而是建立在分析性的記錄,現實已經給予我們一個龐大的意識形態想象的途徑,都市風景,這個是指性的控制了大眾個體的認知,使得個體想象的,大眾整體性處于現代化都市途徑所控制的狀態,因此需要一個超越普遍個體內在性的眼光去凝視城市風景,我的作品用一種客觀的形式記錄下主管的觀看,而呈現了對于凸顯所蘊含的批判,在我的攝影中始終出現了一個背對觀眾穿著制服的女生,我用這個女中學生演繹了我們對于現代化混合著既有向往又有擔憂的復雜的性沖動的心態,強大的城市景觀與新建筑樓盤和被開發得滿地的本地,都透露出中國現代化城市發展正處于一個巨大的困境中從中國政府多次對全國房地產政策上的強制性的調控政策的歷史就可以看出來這一點,新的城市建設帶來的土地擴張與經濟結構的轉變,依然使農業和其它產業向產業化結構轉型,在傳統鄉村生產和生活方式形成了一種新的矛盾和沖突,并帶來傳統鄉村與現代化浪潮之間的一種強大的對立,那么在這種過程中,我們會逐步發現到鄉村傳統的生活方式的慢慢的消失我的作品存在一個觀看的形象和意識凝視的嚴管,在擺脫這種凝視的眼光是擺脫一種普遍存在的意識形態觀念的觀看,這種觀念的觀看遮蔽了我們對世界萬物和世界的整體性和真實性的領會,尤其是在國家全面化的過程中,的城市景觀之下,控制了我們觀看的態度和方法,因此這個凝視就成了我的作品中一個重要的批判的象征。我們知道圖片的意義是建構在觀看和現實世界的關聯性中的,所以我的作品通過凝視地平線的眼光,來去把我們對于地平線的理解要把它放在一個時間和地理的維度中去理解這個概念,通過這個凝視的眼光和觀看的學生來去顯現出來所以說在我的作品中,我是通過這么一種方式來去呈現出我的一種客觀性的認知。

馬科斯·拉米雷斯:我給大家介紹一下我的這個作品吧,我是(英文)邀請我來到這兒,這里是拉丁美洲非常重要的一個文化體系,他們在加尼福尼亞州,里面有一個墨西哥的文化和中心,他們邀請我去參加他們的雙年展,叫做01雙年展,當年有很多不同的創作的展現都在那里,他們給我打電話說,這是一種非常自由主義的藝術家,說我來自于墨西哥,希望我能夠在雙年展當中展出我的作品。那現在在我做準備的過程當中,我發現硅谷各個城市當中有非常大的差異,尤其是人口的分布的差異很大,因此我當時就想到了,我可以把不同的木材用來代表不同的人群,我也在維基百科上面做了一些研究我覺得那是一個很有用的工具,我用電腦去搜集了一些信息,因此我就用了三種不同的主要的木材來代表了三大類人群。
我們在整個的研究過程當中,就做了一些人口專門的研究,我們當時是張開雙手去擁抱各種不同的可能性,我們也去思考城市當中的人,尤其是他們在,因為硅谷產生了世界上最先進的技術我們也在思考,在硅谷生活的人們,他們是怎么樣的受到了技術的影響?他們的擔心是什么?他們所受到的挑戰是什么?在我創作的過程當中,我也感受到,其實有一些人,他們是不太愿意完全開放的,他們不是完全有開放的態度去擁抱可能性的,他們是很擔心新技術所帶來的影響,我們其實在硅谷也看到了很多人,他們持有不同的意見和看法,他們的生活方式有所不同。我們需要能夠和他們進行溝通,我們才能夠建立起互信,我們才能夠真正的去種植希望,來幫助我們建立一個更加美好的世界。就像我剛才所提到的那樣,那主要就是關于我的這一部作品了我到底是怎么樣做這一部作品的?我的作品也是想要展示一種對自由的追求和向往。

威姆·德沃爾:我們的這個概念,就是有一群人,我們其實可能都在掙扎想要去找到自己的身份,這種身份是除了人之外個人的身份,比如說在巴西,我到底是一個巴西人,比如說羅馬人,我是來自與其它不同的地方,我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所以我早期的作品也是這樣,我也是希望從這個角度去尋找去探索,我覺得其實就是一種人群的集合,我覺得做這樣的作品,很有意思,所以我覺得(英文)在一開始的時候,其實也是,他是非常全球化的,他是國際化的,那我們想讓它做得非常有意思,不僅僅是針對于某一類人,而且可以讓大家都能夠去體驗,不是說我犧牲一種人的方式來去讓另外一種人獲益,我不是通過我去笑,比如說胖子,或者說去笑日本人,然后來做一個藝術創作,我是說每一個人都可以享受,我覺得其實像我這個作品,是每個人他們都能夠感同身受的,都是人類所共同的東西,每個人都知道,機器本身其實是非常全球化的,也是都市化的,不僅是從地理的角度來說,包括我們從工業化的發展來說,也是如此。人們都可以看得懂,他們從自己的層面,說有一些大學的文憑的人,他們會更好的去,他們可以去了解這個作品,但是就算是沒有,他們依然也可以去欣賞,去看懂這一個作品。這就是一個3歲的孩子,他們也會去看這個作品,那么他的這個背景是什么呢?因為我們知道這并不僅僅是機器本身,其實還有就是蘊含他是一個生產的機器,其實我擔心就是有一天這個機器,會不會真的變成一個有用的東西,這是我最擔心的,我們知道其實博物館有很多錢他們聯系了我,在一個博物館做了展覽之后他們聯系了我了,他們當時也希望我的作品可以在那般展覽,但是我拒絕了,還有另外一個日本的博物館,是一個技術博物館,他們也聯系了我,他們也想要展出這一件作品,但是這個博物館不是藝術博物館,所以我也拒絕了,因為可以思考,就是你就算有一個其他的作品,他們也非常對我的這一個作品感興趣,他們是能夠希望你可以控制,它是生產,有一個是生產嬰兒的尿布的,紙尿布的,他們也是想要使用我們的機器希望通過這種方式,可以用這個機器更好的去生產更加適合嬰兒的紙尿布,但是我沒有答應,因為我希望我的這一個機器就是一個藝術作品,是完全不需要有任何用處的,所以我們一直在說,在世界歷史上面,藝術做過了一些非常歷史適應的變化,和貢獻,比如說(英文)的作品,他做了一個作品,那么這個作品,其實也對我們的歷史做出了貢獻,此外在我們的對話當中,其實也涉及了一些其他方面的交流,在交流當中,我們講到了,就是我們對于藝術的詮釋還有藝術的信念還有一些批判主義,我想要問一下,就在你做這個作品的時候是怎么樣想的呢?
其實我對藝術還是持有懷疑態度的,我說的這個小作品,那我們會,我們知道過去可能,我們把一些過去的這種大師的作品,我們把它解構我們把它吃下去我們把它轉化成我們學到的東西,我們把它混合起來,然后在綜合起來,我們最后做成屬于我們自己的東西,對我來說,其實這就是本身也就是展現了藝術,我覺得其實它也包括了就是像媒介,媒介的這個作用,我必須要做這個作品,這個跟(英文)的作品也有一些相似之處,我也非常的崇拜他,(英文)所說的,他是一個19世紀的藝術的理念,那他是一位藝術家,他認為藝術家說非常特別是,他們所做的,無論是什么,那么都會成為一個藝術性的活動,因為他在德魯做的這一個作品,我覺得在21世紀,我不相信會有獨特的生物,或者說獨特的物種,才能夠做出獨特的東西,這其實就是屬于90年代的想法了,從我的角度來說呢,我認為更多的,其實是我們可以去思考的是,我們人類當中不同的思想,那包括我們有一些不同的動物,那么這也是我們的一些隱私的東西,我們作為人類,我們現在可能給了,比如說給了機器非常的主打,確實是像(英文)在他的這個作品里面他希望他的這個東西是有一些目的和有一些宗旨的,確實也是支持了藝術的概念,我們之前還提到了日本,我們講日本的文化是很特別的,而且也是非常高雅的文化,它也是受到了90年代中期的時候也是受到了西方的影響,我們就在思考,藝術能夠反映什么樣的角色?那我們也需要去度過藝術的階段,包括我們說到底藝術它是不是能夠更加成熟,那是怎樣的?我們就要去思考,藝術對于未來到底有怎么樣的用途?這就是我最后的問題,我們在一個特別的時刻,我們知道當時有一些藝術家他們備受爭議,那這些藝術家們,他們其實,我當時也是一個很好的學生我也在向大家學習,無論我在學什么,我同時也需要去清楚我們所學到的東西對我們的影響,因為我們這個世界是全新的世界,像亞洲,現在在一定的程度上,已經主導了我們藝術的世界。他們其實也在塑造著我們整個藝術的情況。日本還有一種很可愛的文化,這對我們來說是完全特別的,是不符合,或者說是與西方不一樣的我們很多的同事就覺得日本很可愛的文化不是屬于真正的藝術,他們當時覺得很驚訝,但是我們看到這些藝術作品的時候,他們覺得非常的疑惑,他們在思考說,這到底是藝術嗎?他們覺得這可能只是一種一時興起的潮流,不會停留下來的,而且又覺得,這個與我們生活的界限,與時尚和設計之間的邊界太模糊了,與品牌都太模糊了。因為你沒有看到非常清晰的界限了,這到底是一種常態嗎?還是怎樣呢?所以我們現在有一些非常有意思的藝術家,他們其實對日本非常可愛的文化,對日本很可愛有趣的文化非常的有興趣,他們還在這方面專門的做研究所以我們在這也逐漸的形成了一些新的認識,所以我覺得其實這在于藝術的歷史上,是非常重要的。日本的這種可愛的文化,可能會繼續的停留下來,而且未來在歷史上,至少會成為未來3年或者說40年的主流。

趙炎:首先我想全球化可能作為一種表述,它可能僅僅是一種表象,對于我們來說我們深處的世界,我們都處于各個文化領域,各個民族和各個區域之中,我們有自己的文化的背景,可能我們對于全球化的理解,都是我們自我成長過程中的一個現象和一種表象,所以我覺得我們從作品中恰好今天的展覽的作品,是一個金磚四國為主題的混合為主題的展覽,所以我們從這些作品中可以看到這恰恰是全球化表象下的成果,可能這些成果可能對我們造成了很多影響,我想大家在探討全球化的時候,所說的不是全球化有多少的共性,有多少統一性,這些東西對我們討論問題沒有意義,我們只有強調差異才能夠生成意義,所以我們對全球化的理解,就是從作品出發,從差異的角度來談一些問題。那么首先我想今天下半場的討論會的主題叫做另一種選擇,一種體制的介入和個人的實踐,我想這些東西恰好就說明了差異性的存在,體制是規范化和普遍化的一種方式,但是我們有各種的選擇,有個人的方法,在后面有一個伊拉克藝術家潘得文的作品,我覺得這個作品非常的真實。恰好也說明了,決定我們藝術狀態的不是我們宏大的機制,這些所謂的全球化的聯系,而是我們所在的生活就是在伊拉克,我們所看到的狀態,確定了這個藝術家的作品,生活決定著我們的作品,而不是說我們的作品是從某一種全球化的意識之中來的,這是問題的兩個方面,關鍵是我們如何理解全球化所帶來的一個重要的影響。
第二點我想要談的全球化的藝術,我們來談藝術問題的時候,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考慮到藝術語言的問題,包括我們在雜志的介紹過程中,介紹國內最前沿的西方當代藝術的時候,大家會發現,在最權威的藝術展覽館之中,又是一種通用的藝術語言,可以用這樣的一種表述來說明,那么這種表述,我不想要用西方中方主義這個詞,但是又是從資本主義,從全球化的資本主義這個語境之中生發出來的,到現在的狀態,我們要強調如何的生長,要強調個人的選擇我想這是對個人問題的反思和回應,這是我們現在的狀態,當然在這個藝術語言中,我們看到的其實更多的是差異,我這里面只想要說一個差異,就是我們提到藝術創作語言的技術差異,當我們今天走到各個比較前沿的展覽館,不知道大家有沒有,中國觀眾有沒有去過德國的一個展覽館,我們看到的是一個非常前沿的技術,他是以技術來表現藝術的方式,我們金錢的展覽是看到各種藝術形態的混雜,包括裝置影像攝影等等,這就是多元的混雜,對于中國來說,中國對于西方的現代藝術,西方的最前沿的藝術我們還是處于了解學習的過程中,尤其是今天中國的所謂的新技術藝術,就是這種新媒體藝術,他用最大的問題是什么呢?就是我們現在創造的這些藝術作品,他恰好不是從新技術出發的,所謂的新技術恰好又是舊技術,這也是中國面對的問題,這和中國美術教育的體制有關系,就是學生的培養都是從造型藝術開始的,一直到現在,對于如何的轉入這種新技術,這就出現了一種偏差,我想這也是中國當代藝術在新一代的最前沿技術這個領域里面,發展之中所面對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最后我想要說的是,從多元主義這個角度出發來看,我想我們這個展覽,是他實際上強調的恰好是全球化背景下的一個多元主義的一個狀態,我想這邊的墻上的俄羅斯藝術家所創造的作品非常生動的反映了一個問題,我們看到非洲的勝利還是亞洲的勝利,非洲的勝利就是非洲人消費白種人,男性消費女性,亞洲人的勝利也是一樣,只是換了一種身份,這就讓我想到80年代所提倡的文化多元注主義,在2000年好像出現了一個沉寂的狀態,這也跟911之后整個世界格局的變化,和社會政治政權這些因素相關,所以藝術處于藝術的框架之中,在體制之中做一些事情,通過這些作品,所謂的種族問題、性別問題、身體問題,依然存在,在今天的語境和今天的體制之中會有一些變異,會有一些隱晦的表現,這些東西是很有意思的,都給我們提出了一個非常有啟發性的思考,我想今天今日美術館做出第三屆的文獻展是一個非常好的樣本,把今天我們所面對的當代藝術在全球化發展過程中,在這樣的一些所謂的非中心地區的一些狀況給呈現出來,為我們理解當代藝術的現狀,探討當代藝術的問題,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參考,是一個非常好的文獻,謝謝。

嘉賓

高鵬、黃篤 、赫拉爾多·莫斯克拉 、喬納森·哈里斯 、馬諾吉·耐爾、千葉成夫 、邵亦楊 、俞可、徐可等

研討會現場

a6网赚兼职 2019互联网赚钱项目 安徽快3计划 贵州快3 qq网赚群都有那些 江苏快3 江苏快3 幸运飞艇直播链接 上海时时乐 加拿大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