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紀:現代遺產的凝固與重構(第二場)

返回
活動日期:2015-12-06 -- 2015-12-06
地址:今日美術館1號館4層

研討會介紹

6日下午第二場主題為 現代遺產的凝固與重構,由中國人民大學古典文明研究中心馮慶主持,參與研討的與會嘉賓除了第一天的今日美術館館長高鵬,中央美術學院教授呂勝中,藝術家策展人歐寧,還有清華大學人文學院教授汪暉,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研究員趙汀陽,中央美術學院教授美術史家潘公凱,中央美術學院教授西川,北京大學教授策展人彭鋒,中央美術學院教授邱志杰,OCAT北京文獻研究中心的負責人董冰峰。嘉賓們繼續從不同角度展開對“上世紀”的探討,“上世紀”的修辭郁結于我們時代的時間感。我們與上一個“世紀時代”的問題意識有著斷裂,而對于新世紀的圖景、激情、法權卻又無法確定。未來的另一個世紀卻向我們召喚著另一種現代性的構成。“上世紀”慫恿著有志者擺脫沉淪的歷史感,登上恢宏時間的歷史舞臺。

 

今日美術館館長高鵬進行了簡單的開場致辭,隨后本場研討會主持人馮慶指出先從研討會的主題感受先談起,結合呂勝中長久以來的藝術創作經驗以及這期間的一些思考回應藝術,文化種種的經驗累計的問題中引申出,面對上世紀這個話題,無論要回歸鄉土,復興古典,剖析歷史還是大趨勢,還是搞批判與反思,還是搞重建,還是要關注大眾和回歸法理,我們都要回歸大眾生活中回應歷史遺留的問題。

 

汪暉教授從西方的現代性和現代時間觀一個批判開始,指出呂勝中的展覽某種程度上提出了21世紀的角度,上世紀。現在給上世紀也就是20世紀做定義還太早。這幾十年發生了很多災難,20世紀是很多人重大的轉折,20世紀的創新是前所未有,像這個世紀這么密集的發生。怎么去理解這個世紀?怎么去理解遺產?他的展覽提供了一個非常獨特的視角把那個世紀和甚至這個世紀都定位了一下。汪教授特別點出最早使用20世紀的這個詞的人魯迅。并回顧了當時魯迅提出的這個詞語時思考的核心的背景。怎么界定20世紀主要的主題本身,從一個開端開始到今天也沒有結果,我們爭的很多東西跟20世紀界定有關聯。并又談了兩個對呂勝中展覽的印象,第一印象以小紅人為例。敘述了從空間、時間、流動性和20世紀主要意識非常不同的解讀。

 

趙汀陽從西方的現代性講起,并引用中國時間和歷史觀,談起有這種時間和歷史的錯位,或者時間和空間的錯位,并用考古學的告訴我們,古和今,昔和來,歷史刻度全方面的中國人的意義。延伸到呂老師的作品其實包含一種獨特的中國的時間觀。

 

潘公凱教授則從全球化角度開始談了雙年展的飛速發展,顯然,現代性擴展全球化有其兩面性的后果。正面是全世界各地都在同時發生著,憂慮的則是怎么把專業性繼續并持續堅持下去在這個全球化大趨勢多元文化形態下,國際雙年展的美術館之間的差異越來越小,在不同的地點,不同文化區域里邊討論這樣一種具有相對來說非常普遍性的當代藝術這種系統的時候,其實對所有人尤其是藝術從業者來說有更多的問題可以發現。

 

西川教授談到了呂勝中作品的鄉土性,呂老師用種民間傳統的語言,把現代藝術跟美術館結合起來。原本提到當代藝術大家慣性思維會把城市與其聯系一起,城市與鄉村的關系,20世紀以來,鄉土文化就是中國鄉土文化跟中國本身自己城市的關系,和它與國際發生關系是同時進行的。簡言之,呂勝中的作品又是鄉土的,又是民間的,又是民俗的,同時它是國際化的。

 

彭鋒教授從三個問題講述了現代遺產凝固與重構,一是后現代當代最高潮的時候,像80年代,還有人說現代性還是一個未完成的事情,所以現代性是一個已經完成了,像我們今天作為遺產而討論,而是進行中一個不適應。第二個問題,我們來看呂老師的作品,我看策展人的作品肯定是后現代的,但是中國是現代的,參與到中國后現代藝術,但是一個歐美人來看,這是后現代藝術。所以這兩種完全不同的視角,我們看作現代的,西方人看成后現代的。這里面究竟什么樣的原因造成的。第三,現代性、現代主義是不變的,是不是不動的。我們平時依據的時間、線索,來整理我們的思路,可能在這樣時代條件下變成空間性的移動。

 

歐寧指出呂勝中展覽中強的人民性遺產,講到20世紀是中國走出帝制開始建立現代國家這樣一個時代,不管后來的共和政權還是人民民主專政,其實都是在民權的時候。以前帝制是皇權天授,現在是人民授權的。并從民間鄉土中徽派民居和廣東的碉樓舉例,讓大家看到中國鄉村現代邏輯進入之后不同的反映,從側面分享所謂現代遺產的凝固和重構。

 

董冰峰從展示的角度談到了中國當代藝術80年代被界定為現代主義和現代藝術時期,2000年以后則是當代藝術的時期。從普遍看起來被新的經濟推動動作全球網絡藝術動作,藝術展示的問題。快速進入當代藝術制度的時候,好像被迫必須有很多的條件或者一種對話機制才能夠參與到全球藝術網絡當中。全球藝術這個概念,最近幾年提的多全球藝術,這是非常復雜的互動,在全球里面相當的地方性在每一個地方性,在西方的地方性當中也有自己的全球化的這種特點或者特征。

 

邱志杰教授探討了中國現代文化的概念,跟高雅的文化互相對立,他們存在著身份的聯系。但是它經常作為民族文化兩大組成部分被相提并論,至少在表面上表明中國傳統社會,受教育階層是水墨,廣大老中更直接扎根的文化,說到新民間文化,這是老民間文化在20世紀中國發生一個境遇。到了今天,由于存在的意識形態已經挖掘,民間文化沒有功能性,靠著政府的功能和搶救留存下來。在50年代大量的整理出現了一種組織,我們的展示文化體制不同于西方,西方這些美術館制度更新,搞社會建設,搞互動走出美術館,目標成為我們藝術館。民間藝術在這個過程中變成一個脫離原來在傳統無根社會自生自滅的狀況,在溫室中生長,出現形式主義的形象不足為奇。前面各地出現過情侶館藝術,在民間受到革命實踐有關的新題材,各種和革命結合的新題材。

嘉賓

馮慶、汪暉、趙汀陽、潘公凱、西川、彭鋒、歐寧、董冰峰、邱志杰、呂勝中、高鵬

研討會現場

2019哪些网赚是真的 qq网赚群都有那些 yy那种网赚真实吗 58日付网赚联盟怎么样 玖玖棋牌app 互联网赚钱网站 中创网赚 什么都不会怎么网赚 吉林快3计划 河南快3